屯东西的小号。

头像小情人给我画的
主王者荣耀扁鹊相关
all鹊倾向。
吃李白攻韩信攻,懂我意思吗,信白不吃,滚。


没想到幼童车还有不少人愿意看x.私发了才发现特么字数限制还没有排版,cry。

干脆直接发,接受不了自己右滑(其实我觉得也不算幼童车鹊儿已经12岁了…嗯,好像,也算,吧)


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隔壁家的李白又来找越人玩了,还特地带了他最喜欢的抹茶曲奇蛋糕。啊好烦…这头猪干嘛天天来拱我家白菜。
——徐福。

“小医生?”金棕色的脑袋悄悄从门外探进来,眼看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正半躺在床上看书,抑制不住的呼唤破喉而出。

床上的小家伙听到熟悉的称呼有了些反应,欣喜的望向那人,鞋都不穿好便赤脚跑到门前迎接“太白哥哥,你来了啊。”还未变声的软糯童音甜进心坎里,加上秦越人五官本就生得精致,介于幼童和少年之间的青涩柔和,稚嫩的脸庞说不出的温润可爱。

妈,以后不娶他回家我就不姓李。

安放好手里提着的蛋糕,看秦越人切了两份将大的那块给了他……李白的人生也就这么点追求了。

“哈哈越人你知道吗,今天我们系的韩信为了在女生面前耍酷,跳了段街舞然后崴了脚。”“噗,那还会有女孩子喜欢他吗?”“女生们争着送他去校医室呢,弄得我都有些妒忌了啊。”蛋糕没吃上几口,两人就都纷纷打开了话题匣子,他们几乎每天都这样,边吃着点心一边聊着今天各种所见所闻。

今天的气氛似乎不太对。
“太白哥哥…”“嗯?”对方小心翼翼地唤了声他的名字,而后又有些支支吾吾的不敢出声,这只有在他感觉难为情的时候才会有的表现。某人也没多想,没心没肺的凑上去调侃道“怎么?这次考砸了不敢让徐福签字吗,我可以给你代签啊。”毕竟这可不是第一次了。

小家伙给他弄得又羞又恼,气急败坏的解释着“不是啦!我这次可是年级前十,不许你笑我..之前只是我答题卡填错了。”声音逐渐弱下来,继而又扭扭捏捏地捏住自己的衣角“就是…就是刘邦啦,他…”边说着边装作不经意的模样不去看李白的表情。

其实听到刘邦这个人名,李白的心思就完全没有再注意过下文。他可是还清晰的记得那天,自己打算悄咪咪表白心迹的时候,越人一本正经地和他说自己也有喜欢的人…他的名字叫刘邦,也叫刘季。

哦,可以说是非常操蛋的了。

如果可以李白也想去初中部上学。

“他干嘛?”听着又是那小子的名字,李白顿时没好气的敷衍起来。

“今天体检的时候,他恶作剧地捏了把我的屁股…班里同学都笑话我们。”这样解释,原本明净的双眼也蒙上一层黯淡的灰,委屈巴巴地咬着唇“我和他又没怎么样,刘邦也说了只是无聊觉得好玩就弄了一下…不过同学们还是用很异样的眼神看我们啊。”越人像是把他当做知心好哥哥一样,什么糟心事都可以和他吐露一番。

可惜了,你的知心哥哥只想上你。

闻言李白有些气恼的扯了扯人的脸颊,语气间却丝毫没有责备之意,“你管你同学那么多,三年后谁还认识谁。”两人越凑越近,最后知隔着一指宽的距离,“以及,越人,不要给别人碰你身上任何地方,任何地方。当然,除了我。”满意的看到小家伙惊异的神情,又趁人不备在他脸上偷香一口。

不过说来小越人班里的人懂的也真多…我那时候都不知道同性恋是什么。

李白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,他觊觎秦越人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,自己捧在手里的宝贝就这么给别人揩了油,说不气是假的。

他妈的自己平时就是能偷偷亲到小越人的脸都能沾沾自喜好久,居然还给别的人摸了越人的小屁股。以后就是翘课也要亲自护送小越人去学校,他长这么可爱遇到痴汉怎么办,还要顺便认识认识那个刘邦给他父母送套五三题,天天没事做是吧摸别人屁股。

小家伙不安的低头拨弄手指,时不时抬起头偷偷看他两眼,乖巧得惹人心疼,注意到自己可能表情太凶狠了些,忙扯开一个极为不自然的微笑。李白心底就是一万句妈卖批也舍不得出口说教。

小越人真的委屈得想哭,感受到宽大的掌心温柔的回握住自己的手,局促不安的心也稍微得以平复。宽松的T恤衫被主人扯得有些皱巴巴的,宽大的衣领里边隐约可见那独属于孩童细致嫩白的肌肤,秦越人侧着脑袋枕在李白肩上,盯着对方线条分明几近完美的侧颜发起呆来。“太白哥哥…”

软乎乎的肉体和糯糯的幼音击打着李白理智的弦,体内一股可耻的欲望不断攀升。李白说实话是真的想等到秦越人成年了再做那档子事,就是强迫也要做,他不能容许他变成别人的所有物。

“太白哥哥?”见人不说话,秦越人主动钻到人怀里,后者分外自然的揽上他的腰肢,小家伙不太舒服地扭动了几下身子,“你…不要生气。”隔着衣布贴上李白的胸膛,小巧挺立的乳首触感也并不模糊,可能小孩子对身体的敏感点还没个具体的了解。秦越人坐在那人的腿上,自然是有感知到胯下硬挺的那物。

既然主动来撩拨,李白自然是没理由放开那人,耍流氓一般一直用下体磨蹭着对方的腿根。

“……越人是有上过性知识课程的。”

“那这是默许了?”

听到这话某人别开了脸不看他,耳根被烧红了似的,这反应倒是取悦了李白。用力地搂紧那人小小的身子,对于秦越人的挑逗,李白根本经受不住。

他听到对方心跳的声音剧烈敲击着胸腔,脸上温度也为之燥热。双臂环上李白的脖颈,放松下身体给人轻松的掰开自己双腿,他没错过对方的喜形于色

“你就不怕我真的……不,你会后悔吗?”

“那我不给的话,太白哥哥会放越人走吗?”

“…当然不会。”

(谁有什么发车的app推荐吗,简书都被封了我选择死亡,辣鸡简书x有什么app我去下载,发了评论里丢链接(ノ_・。)

——


“越人,你当时为什么说你喜欢刘邦。”

“因为你那天说你有喜欢的人,我就在当时…说了谎。”

属于小孩子特有的占有欲,也是意料之中的可爱。

越人为了自己吃醋呢。愉悦地捏了捏小家伙红润的鼻尖,在人脸上不轻不重啃了一口“撒谎的小孩,是要被惩罚的。”

“唔…”小家伙默认了他的动作,泛上困倦的面容软萌又有些撩拨人心,秦越人用手背揉了几下眼睛,挪了个位子窝在李白怀里,轻飘的声线环绕在李白耳侧“那么,太白哥哥想惩罚越人什么?”

……久久不见人回应,秦越人早就经不住疲倦昏睡过去,当李白再回过神来,俯首看到的是自己心上人恬静的睡颜。给人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,撩开对方额间的发丝轻吻一口,才缓缓回复熟睡的人儿

“嗯…罚小越人以后嫁给犯了罪的我吧

评论(9)

热度(73)